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荣筱箐 > 特朗普为什么不认输?你们可能猜错了原因

特朗普为什么不认输?你们可能猜错了原因

荣筱箐

 

有时候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会被迫不及待等着它到来的人们赋予超出其能力所及的划时代的意义,或许只有当突如其来的惊喜和喧腾逐渐归于沉寂,人们才会发现时代的翻篇往往并不是我们期望的那样斩钉截铁,而更可能是进三退二拖泥带水。

 

11月7日上午11点47分左右就是这样一个时刻。那一刻,美联社宣布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赢得了这次美国大选,多家媒体跟进。然后,很多人涌上街头敲锣打鼓,漫卷诗书喜欲狂,好像特朗普执政四年来的荒谬和混乱在心头积下的阴霾从此一扫而光。可现在,已经move on的欢庆的人群回头一看,一个拒不认输的特朗普还在坚守白宫,他的支持者们也不离不弃,准备拼死一搏。

 

特朗普支持者们的斗志在11月14日“让美国再度伟大百万人大游行”里得到了全方位的展现,来自全美各地的“川粉”们戴着“让美国再度伟大”的棒球帽、举着“再来四年”的标语汇聚首都华盛顿。

 

一场游行的参与人数从来都不是个简单的数字,而是政治博弈的本身。美国媒体报道的数字千奇百怪,有说几千人,有说几万人,还有说超过百万人。但抛却媒体自身立场导致的估算差异,单从电视直播画面上也可以看出来,这次游行用人山人海来形容并不为过。

 

这人山人海里的每一个都义愤填膺,相信民主党用选票作假的阴招“窃取”了这次大选。特朗普总统在去打高尔夫的路上顺便驱车来到游行现场与粉丝互动。15日早晨六点,特朗普在推特发文说:“他赢了是因为选举舞弊”,这是大选后他第一次把对手拜登和“赢”这个词放在同一个句子里。

 

这条推文立即引来一波媒体兴奋解读,认为这意味着他即将承认败选。但两个小时候,特朗普连发两推打破了媒体的幻想,一条说:”选举舞弊,我们会赢的。”另一条说:“他是假新闻媒体眼中的赢家,我绝不认输。”

 

关于大选投票作假的种种阴谋论,到现在基本都已经被媒体戳破。即便你不相信“假新闻媒体”,可以用简单逻辑琢磨一下:如果美国的投票系统真的有这么大漏洞,能让总统选举轻易被“窃取”,那作为执政党的共和党操作起来岂不是更方便?毕竟从负责投递邮递选票的邮政系统,到负责保证大选安全的国土安全局、联邦调查局都是特朗普政府手里的牌啊。

 

作为在野党的民主党和没有实权的卸任副总统拜登如果真有这么大本事,在执政党的层层把关下,把大选投票搅弄得风云变色,那是不是只能说特朗普政府从上到下都是吃闲饭的?如果说选举真的可以通过“死人投票”、“篡改选票”被窃取,那共和党候选人这次在好几个州的国会议员选举中大胜事前被看好的民主党候选人又怎么说?

 

不过美国的投票机制的确看上去老态龙钟不合时宜,手填纸质选票对电子化时代的人们来说看上去好像是个上古时期的笑话。在我们被电脑网络“格式化”的思维模式看起来,这种体系的确给造假提供了无限可能,毕竟又不人脸识别、又不验指纹,甚至大多不看身份证,想要冒名顶替似乎也应该是如入无人之境般容易。

 

但事实上,这套体系就像你用来记各种密码的那个小本本,老式却可靠,每张选票都是实体证据,选票上的签名都有选民当初登记时的签名做比对,每张选票也是按照选民登记资料库里的地址进行发放。

 

的确,这套流程不能杜绝无心疏漏,比如几年前纽约曾经发生过大批选民被选举局无故从资料库里除名的怪事,今年又有选民收到投错地址、姓名不符的选票。但这套流程也并没有给大规模造假留下太多空间,毕竟,要想靠假票赢得总统大选这样全国性的选举,就涉及到在多个州的多个郡县,投放成千上万甚至十几万的假票才能做到。这么大阵仗,无论是雇用真人冒名投票,还是在邮递选票中掺杂假票都不太现实。

 

这也是多年来美国进行的无数次选票造假调查最后都一无所获的原因。这次也不例外,特朗普阵营这次提交的大选舞弊法律诉讼,至此大多数都已经被驳回。13日,司法部派出的16名负责监督大选的联邦公诉人联名致信美国司法部长巴尔,称没有发现大规模舞弊的证据。在宾州和亚利桑那州帮特朗普阵营提交了诉讼的两家不同的律师楼也已经先后宣布撤出。特朗普手里只剩下他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这一王牌。

 

那些重新计票的努力最终也注定无法力挽狂澜,按照以往的经验,重新计票最多找回成百上千张选票,但这次特朗普在太多关键州输掉的选票都过了万,根本没有翻盘的可能。

 

这些,虽然一心护主的“川粉”们不肯直视,但特朗普本人不可能不心知肚明。他现在硬撑着不认输的原因很可能并不是连任,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远虑近忧。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两位总统候选人无论谁输,都可能在接下来的四年里落入官司缠身,甚至牢狱之灾的境地。纽约曼哈顿地检署署长万斯之前已经开始了关于特朗普报税问题的调查,在他离开白宫后,调查不仅还会继续而且会更畅通无阻,关于通俄门的调查也很可能会再卷土重来。这是近忧。有消息说特朗普可能会在年底宣布四年以后再度参选,即使他本人不参选,女儿伊凡卡、儿子小特朗普都被传有意参选。这是远虑。

 

特朗普现在打着“大选被窃取”的旗号撑的越久,那些关于大选舞弊的阴谋论就会越甚嚣尘上,就会有越多的人注意到这些贴子,就会有越多的人从将信将疑转为坚信不疑。这股力量如果可以像“百万人大游行”里展示出来的那样一浪高过一浪,不仅对虎视眈眈想让特朗普锒铛入狱的敌对方是个震慑,四年以后还可能在坚信特朗普是今年大选舞弊受害人的选民中推升起一股复仇的力量,为特家重返白宫铺路。

 

按照这个思路,这次大选接下来的走势很可能是特朗普在年底或一月初接近法定总统交接日的时候宣布愿意让出大位,但仍然拒不认输。接下来的四年里,关于这次大选的舞弊说在社交媒体上会变着花样地古井翻波。四年以后的那场大选,特朗普和他的衣钵继承人们不仅不会离场,反而会更强势的反扑,到时候又会是一场险象横生的殊死决斗。

 

所以这大选实在是“生活比小说更精彩”的典范,当你以为它就快落幕的时候,其实这戏还长着呢。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对着镜子说中文”)

 

 

 

 



推荐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