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荣筱箐 > 荣筱箐:你看到的不是美国文革

荣筱箐:你看到的不是美国文革

荣筱箐

 

是的,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最近倒了霉,在明尼苏达州首府圣保罗他的一尊雕像被拉倒,在波士顿他的一尊雕像被砍头;是的,《纽约时报》评论版主编James Bennet最近倒了霉,评论版发表了阿肯色州联邦参议员Tom Cotton的一篇呼吁启动”防暴法”、动用军队镇压席卷全美的反执法暴力大示威之后,主编引咎辞职;是的,经典影视剧《老友记》、《乱世佳人》最近倒霉了,因为角色全白人或美化奴隶制度,道歉的道歉,下架的下架。

 

黑人佛洛伊德被警察压颈后死亡引起的全美大示威中夹带来的乱象,令很多华人看得心惊肉跳。砸雕像、斗权威、禁影剧、因言获罪,太像咱们那些年经历过的那场恶梦了,他们惊呼美国文革开始了。

 

我不知道这是想多了,还是想得不够多,但你现在看到的并不是美国文革。

 

现在发生在美国的这些思想言论相关的极端事件,跟我们的十年浩劫一个本质的区别是,当年我们只允许一种声音,不服来辩就算提过也只不过是个陷阱。不服,只有一种结果。而现在在美国,当自由派的声音甚嚣尘上的时候,保守派那边也并没有闲着。《纽约时报》与《华尔街日报》、福克斯电视台和CNN实力相当平分秋色,人们选择各自的平台发声,谁也没示弱过。

 

(美东时间5月30日下午,白宫附近的一名抗议者手举的标识写道:没有公正,就没有和平。)

 

至于极左和极右,前者在用蛮横的政治正确作标准,拿着放大镜鸡蛋里面挑骨头不让人说话的时候,后者不也整天振臂高呼要把他们看不顺眼的人“关到监狱里”吗?如果真要比拼谁声高,后者说不定还占了先天优势。你也知道当今美国总统说过他经常看福克斯,从来不看CNN。

 

当然福克斯也不是总统关注的唯一电视台,比右更右的OANN电视台前两天在报道里质疑水牛城示威中被警察推倒在地的75岁老人是左派势力派来“碰瓷”的,总统立刻在推特上引用。总统的推特有多少粉呢?8200万。当年咱们的右派要有这样的平台,哪至于去跳湖呢?

 

如果不是文革,那这到底是什么?其实把眼前发生的事放在美国而不是中国的背景下审视,就不难看出,这场示威,包括其中的乱象,只不过是美国政治左右摇摆向前发展的链条中顺理成章的一环。

 

保守派小布什当政八年,自由派理念受到压制,而任内发起伊拉克战争更是失去大多数自由派民心,为2008年奥巴马的横空出世铺出了一条金光大道。一个黑人当上了总统对极右白人来说是可忍孰不可忍,奥巴马任内右翼势力其实更为活跃,加上奥巴马大举推行的包括同性婚姻合法化、允许变性人按自我定位的性别选择所使用的公厕这些超越了时代的进步派政策,在2016年综合发力把狂人特朗普送进了白宫。

这是像钟摆一样有规律的节奏,这次唯一不同的是,自由派的反弹没忍够四年就爆发了,而且排山倒海,甚至走向极端。但这种态势与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不管不顾的极端言论、在冲突发生时毫不犹豫选边站的强硬态度也算是门当户对。

说回这场维权运动中的乱象,今天的维权跟Rosa Parks的时代看上去有着天壤之别,那时候黑人想要的只不过是在累了一整天后,在公共汽车上不用被迫把自己的座位让给白人,这不过是最起码的尊严,而今天的弱势群体看似已经开始得寸进尺想要鱼与熊掌兼得。

女人要求跟男人同工同酬得到同样的加薪晋级的机会,同时又要求得到弹性工时和带薪产假事假以便照顾孩子和家人;黑人可以打出“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口号,旁人回一句“所有人的命都是命”就成了罪过;亚裔可以以自己在美国人口总数中所占的比例为比照要求政府给他们增加服务经费,却不能容忍常春藤大学以同样的人口比例为比照,减少录取比例超标的亚裔生;穆斯林极端分子制造了那么多惨案,机场安检如果只把注意力集中在穆斯林乘客身上就成了歧视。

这些听上去似乎完全不合逻辑,但这更多是因为我们遵循的逻辑是建立在弱势群体的基本权益已经得到保障的前提之上。而当你看到这个前提根本就是幻象的时候,你可能就会多少理解那些政治正确造成的荒谬事件--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疯”。

就说雕像断头这件事吧,这并不是现在刚刚开始的风暴。早在2015年,美国就掀起一股要求取消仍然在很多公共场合飘扬的南方邦联旗帜,和推倒南北战中南方将领雕像的运动。

你尽可以说历史遗迹招谁惹谁啦?可那场运动的起因是有人在南卡州查尔斯顿的一个黑人教堂开枪扫射,导致九名无辜者丧命。凶手是名白人至上分子,开枪的原因是种族仇恨,在行凶前曾经扛着邦联旗帜拍照发到社交媒体。把欧洲殖民者带入美洲大陆的哥伦布和曾经用黑奴做无麻醉手术实验的外科医学鼻祖J. Marion Sims都只不过是在此之后随着运动的扩展别被列入黑名单的候补队员。

那些以为弱势群体已经得到了他们应得的一切、还在得寸进尺的人,大概没看到这个世界离人人平等的目标还差得太远,想不到那些在他们眼中已经得到了一切的人,很多时候连生命权都没法保证。对于这些人,所谓得寸进尺、双重标准、逻辑混乱,其实只不过是为了跟一个同样得寸进尺、双重标准、逻辑混乱的世界抗衡,他们所要求的“特权”,其实只不过是为了向平权的最终目标稍稍前移一点。

不过话说回来,太过激进、动不动就给人扣帽子、不分青红皂白打倒一大片的极左,对这个最终目标的实现也是有害无益。最近有个美国的华人家长在微信上发文,记述了本来一直主张族裔间沟通和理解的女儿,只因为没有在这次支持大示威的一些请愿书上签名,就被同样是进步派的同学当成敌人在社交媒体上围攻的遭遇。我不知道这个女孩今后是否还会继续支持进步派理念,但我知道身边很多原本不问世事的朋友,在看到最近的乱象之后已经决定今年把票投给特朗普。

或许矫枉必须过正,激进左派也别无选择。但有一点你们必须搞清楚:那些因为没有做到你们要的政治正确而公开道歉的人,其实是被你们误伤的战友。而那些你们真正应该去声讨人的,他们是不会道歉的,因为他们对你们的诉求根本就不在乎。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对着镜子说中文”)

 



推荐 100